惠州资讯

纳伟仕集团倒下:欠债近1.5亿元强制拍卖

【导语】:纳伟仕集团是一个颓然倒下的音箱帝国,从上市神话到欠债近1.5亿,纳伟仕集团面临被法院强制拍卖。

 “美国主板上市企业 纳伟仕股票代码:N IV”

  经历了三年的追债,11月7日上午,纳伟仕的228家供货商终于再见到了老板厉天福,不过,除了再次得到口头承诺,被欠的共计3000万货款依旧遥遥无期,供货商手中的法院胜诉判决书,除了具有象征意义外,更像是一摞废纸,毫无作用。

  坐落惠城区水口街道水口大道29-31号的纳伟仕集团,曾是当地人交口称赞的传奇,其老板厉天福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把三家旗下企业推上美国资本市场,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评价协会评为“最佳经济社会效益民营企业500强”。

  如今,“传奇”变成噩梦,纳伟仕集团涉及的债务总额近1.5亿元,拖欠供应商货款约3000万元,拖欠员工工资也逾千万元,甚至走到了被法院强制拍卖的地步。纳伟仕集团所在地段成了厉天福手中的一根稻草,他打算依靠三旧改造的机会,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低价升值,“到时,卖掉一部分资产就可以把所有债务还清,纳伟仕集团的负债届时将为零。”

  现状

  厉天福会面供货商

  还款遥遥无期

  仲裁也仲裁过了,上访也上访过了,欠我们工资将近两年了。这一次自己死心了。———曾在纳伟仕集团工作过的员工周晓鹏

  11月7日上午,200多名供货商从深圳、东莞、中山等地纷纷赶到惠城区水口纳伟仕产业园区。产业园区内,还能听到机器生产的声音,一处正在生产的车间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租用厉天福的厂房和生产设备,其业务与纳伟仕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收到通知,11月7日来开会,商讨还我们货款的事情。”东莞市东红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经理刘刚告诉记者,他特地从东莞赶来。刘刚是200多名被拖欠货款的供货商之一。协商会之前,供货商们以为,这一次纳伟仕召集大家过来,是要协商何时发还供货款项。没想到的是,这次聚会成了厉天福一个人的独角戏,在他发表完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演说后,匆匆离去,而演说中,提到的多是纳伟仕未来发展的前景如何光明,希望各位供货商能够与纳伟仕一起渡过难关。

  “这些话,他已经跟我们说过不下几十次了。”每一位供货商脸上失落的表情,让纳伟仕厂房上两行排列鲜艳夺目的红字更加刺眼———“美国主板上市企业纳伟仕股票代码:NIV”。

  在这排字的正下方,站着三位曾经供职于纳伟仕集团的员工,他们听说可能要发钱,特意从东莞赶过来,以为能够拿到他们被欠的1万元工资。“仲裁也仲裁过了,上访也上访过了,欠我们工资将近两年了,到现在还不给我们。”曾经在纳伟仕集团工作的周晓鹏失望地说,这一次自己死心了。

  会后,纳伟仕老板厉天福告诉记者,纳伟仕集团的债务原因是,2010年到2011年中美债务风波,导致包括纳伟仕集团的三家上市公司在内,不少中国的民营企业被停牌,而惠州建行、广州商行等银行六个月内抽走2.3亿元,致使纳伟仕集团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负债

  水口70%的信访与纳伟仕欠债有关

  法庭每天被纳伟仕折腾得不轻,我们更惨,从2010年开始,我几乎每周都有两天要到市政府信访办去。

  ———负责水口街道信访工作的副书记谢晖宇

  虽然,2010年纳伟仕集团获得“2010年度惠州纳税百强”的称号,不过,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供货商们经历了堵路、上访、起诉、聘请讨债公司等中国式讨债之路。

  “当时我们非常高兴,因为他们是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提起这些,刘刚懊恼不已。供货商东莞市东红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经理刘刚,与纳伟仕的生意始于2010年11月。当时被纳伟仕的业务人员找上门,洽谈供货业务。没想到,噩梦从此开始。

  最初的时候,纳伟仕集团只是不准时付货款,“不过还是会分期把钱打到账上”。到2010年11月份后,拖延付款的时间越来越长,后来所欠的40多万元干脆就不再给了。刘刚多次找到纳伟仕集团,对方给出的回话一成不变,“下个月就给”,但是,这个“下个月”却不知道到底在何时。

  和刘刚情况相似的是东莞市睿群电子有限公司,被欠货款32万元。这家公司多次跟纳伟仕集团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最初我们认为,他们是上市公司,对名誉会非常重视”,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就向纳伟仕集团提出,如果再不偿还货款,将会向法院提起诉讼。对方不但没有还款,反而强硬地表示,“就是没钱,愿意告就去告,找谁参与都没用!”

  万般无奈下,于2012年年初,这两家公司向水口法庭提起诉讼,控告纳伟仕拖欠货款不还。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控告纳伟仕集团拖欠货款的并不止他们两家,有近百家早已提起诉讼。

  记者从水口法庭了解到,从2011年年初开始,他们接到的案件中,70%以上都是控告纳伟仕欠供货款不还。“法庭每天被纳伟仕折腾得不轻,我们更惨,从2010年开始,我几乎每周都有两天要到市政府信访办去。”负责水口街道信访工作的副书记谢晖宇透露,从2009年开始,就有纳伟仕员工因为被拖欠薪金前来上访,当时,政府出面与纳伟仕协调,很快就把工资给发了。

  到了2010年,不少企业出现了用工荒,到处抢夺工人,而纳伟仕却出现了长期拖欠工人工资不还的局面,工人一批一批地前来上访,“70%的上访案件与纳伟仕有关。”

  据了解,普通的工人工资被拖欠数额也就在1万元上下,而中层干部被拖欠的数目比较大,每人在20万元左右。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纳伟仕视听的另一离职中层员工曾表示,其欠薪从2011年7月开始,到2012年5月底离职时,欠薪额“差134元,就是20万元”。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一直负责应付代理商追债问题的移动渠道部销售总监朱先生自己也成了维权对象。据了解,他在2011年7月8日开始担任纳伟仕视听的移动渠道部销售总监,一直到2012年1月请假期间,仅收到2012年7月计22天的工资。“2011年8月到12月,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有发放,欠了我十多万元。”朱先生称。

  纳伟仕一再失信政府无力援手

  鉴于当时的事态严重性,他们资金缺口实在太大,政府担心他们继续生产下去会带来更大危害。

  ———惠城区政府一位官员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文化 | 合作加盟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顾问 | 意见建议
本地宝 BENDIBAO.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2018 ICP证:粤ICP备17055554号-1